银行承兑汇票巨人民创集团的风头,兴民智通等受到影响

著名的银行票据承兑交易公司民创集团最近遇到了逾期未付款的问题,规模可能在100亿元左右. 民创集团的高级管理人员和关联方目前持有多家A股公司的股权. 由于目标公司的股价持续下跌,许多股票投资处于浮动亏损状态,投资失败很可能是民创风起云涌的重要原因. 原因之一.

《红色周刊》记者独家获悉,著名的银行承兑汇票交易公司民创集团最近遇到了逾期未解决的问题,规模可能在100亿元左右.

民创集团为何经历雷声?记者了解到,除了造成这一流行病的原因外,民创集团及其相关方的高管们目前还持有包括博汇创新和兴民智通在内的多家A股公司的股权. 近年来,目标公司的股价持续下跌,这很可能是导致民竺雷暴的重要原因之一.

签单巨人“刀片”

Minchuang Group开始在武汉,后来将其总部迁至深圳. 2018年9月,民创集团与成都市当地政府举行了``民生集团金融机构重大健康金融高峰论坛暨交流与合作会议''. 董事长彭曦说,养老,医疗,金融和增值服务是民创的四大核心业务.

《红色周刊》记者获悉,民创集团的核心业务是银行票据的高频交易. 银行为批量票据提供0.2%的折扣折扣率. 全年超过250个交易日,理论年化收益率可高达50%. 具体来说,票据业务的核心平台是武汉海汇通金融服务有限公司. 海汇通在2018年的草案中表示,已与全国一百多家银行建立了合作关系,并通过价格比对取得了价格优势. 多家银行. 武汉海汇通还于2018年9月新成立了成都通天下票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该时间节点与创意产业集团在成都举行的“大健康产业金融峰会论坛”的时间节点重合. 此外,成都市通天下总裁邱伟还参加了与民创高管的多次活动. 例如,根据一家国有媒体的报道,今年1月,敏德集团进入上海陆家嘴,邱伟和民创集团董事长胡家敏,董事局主席彭熙共同参加了剪彩仪式.

2020年春节后深圳配资论坛,民创集团存在逾期付款问题. 记者获得了民创集团加盖公章的《客户应收款项赎回规则》,其中提到由于疫情的缘故,赎回发生了延误. 投资者王先生还向《红色周刊》(Red Weekly)的记者透露,他从民创公司购买的四种产品中的一种在5月到期后仍未付款.

Leich金融计划办公室的负责人聂旭东向《红色周刊》的记者透露,他的公司已经接受了客户佣金,并对与Mind相关的金融产品进行了彻底的调整. 据其调查,民创集团目前的产品规模可能约为100亿元. “据我所知,截至2019年11月,其总管理规模为104亿美元,民创集团的外部筹资为70亿美元. ”

那么,民创集团将为以后的赎回做出什么样的安排? 《客户到期资金赎回规则》显示,民创集团提出了以下赎回计划: “自2020年6月中旬起,产品发行人将逐步恢复对产品预期收益的预期每月总额和季度付款的赎回,” ,从7月20日开始,到期的客户本金赎回将逐步恢复. 从8月20日到8月30日,所有延期产品的预期退货将被兑换. 记者联系了民创公司职工夏女士. 她直言不讳地说: “我只能等了. ”如果我不能在6月15日之后付款,我计划组织客户一起保护他们的权利.

《红色周刊》的记者收到“通知”,表明敏闯在深圳总部设立了客户接待中心,并安排了专人联系. 记者拨打了“通知”中保留的电话号码. 一名男子说,他确实有上述赎回计划,但他们不是民创公司,而是一家三方公司,“不便透露姓名”. 处理闵闯的赎回事宜,不方便向媒体披露.

中国交通房地产大股东在“摸瓷”之战中的介绍

《红色周刊》记者从投资者那里获悉,自今年4月以来,民创集团员工的工资一直未正常发放. 民创集团表示,由于疫情的影响,该公司的业务被暂停. “经过公司的管理研究和决定,将4月份所有员工的工资调整为在本月底(5月)之前支付. ”

在今年年初发生付款问题后,民创集团还试图挽救自己. 5月13日,民创集团的官方微信账号表示,在引进战争投资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战略投资者是具有国有企业背景的北京市著名房地产开发公司”,主要体现在麦创集团的保险中介,基金销售等正式金融许可证.

Minchuang向客户和员工进行了介绍. 该合资企业是中国房地产开发北京有限公司. 但是,此通报引起了对所谓的“战争投资”的不满. 由中国房地产开发北京有限公司签署的《红色周刊》记者签署的“严厉声明”,并加盖公章显示: “本公司获悉配资公司,民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使用了该声明. 与我公司进行战略合作,以进行集资诈骗. 该公司拟涉嫌虚假宣传……和其他经济犯罪,“募集资金近百亿元”. 中国房地产发展北京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从未与民创集团讨论合作,也未与民创集团签署任何“战略框架协议”,还将保留对民创集团和民创公司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该小组已向银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等部门举报.

根据天雁茶,中国房地产开发北京的主要股东是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是中国交通房地产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而中国交通房地产集团又是中国交通建设的房地产业务平台组. ,这是一家控股A股公司中国交通房地产.

无法使用在线信件证券

全面的财务野心受挫

一篇关于民创集团的文章曾直言不讳地说金融业务是民创集团的基础. 近年来,它还建立了许可开发策略. 董事长彭曦曾经说过: “早在2016年,公司董事会就意识到财务需要强有力的监督,而许可经营和合规发展非常重要. ”

在民创集团获得全部许可的过程中,收购网通证券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红色周刊》在2019年发表了文章《先锋部门进入多变的秋天》. 据报道,先锋部门的网信+普惠公司+私募股权基金的总规模超过700亿元. 在2018年揭露了资本链的风险之后,先锋部门一直在寻求出售网通证券.

作为先锋部最有价值的资产之一,当时许多投资者和网信证券的雇员向《红色周刊》记者透露,民创集团最有希望接管网信证券,而且交易很接近实施. 然而,随着2019年网通证券的处罚以及与河南农村信用合作社违反质押式回购业务的规定,网通证券受到监管机构的监管,股权转让陷入僵局. 民创的投资者中有传言说,民创斥资逾10亿元人民币收购网通证券,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此外,民创集团不仅拥有久富和大泰金石两个基金的销售许可证,而且还拥有创展保险和腾盛保险的两个保险中介许可证. 2018年之前,基金销售许可证火爆,一张许可证的交易价格达到了约1.5亿元. 但是,随着《新资产管理条例》和其他文件的出台,基金销售许可证的价值缩水了. 目前的平均市场价格已经跌破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诸如在资金推广和推广过程中业绩夸大之类的问题,在信息提交和适当管理方面也存在许多违规行为. 2019年初,江苏省证券监督管理局向大泰金石发出警告信,并采取行政监督措施将其公募基金销售业务暂停6个月. 此后,中国基金会协会也跟进并暂停了其私募股权融资业务,直到整改合格为止.

闵闯还拥有瑞华健康保险的保险执照. 瑞华健康保险成立于2016年底. 公司董事长陈宪坚是该行业的资深人士. 他早年在平安保险工作,后来创立了天安保险,并担任董事会主席. 然而,业绩很难乐观: 2019年年报显示,瑞华健康保险去年亏损超过1亿元人民币,其保费收入位居前五名. 2019年的累计保费收入仅为2000万元左右.

自筹资金的私人配售业务嫌疑人

《红色周刊》的记者注意到,民创集团下属的九福财富官方网站上有一家名为寿健阳光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的私募基金. 关联方是重要的筹款平台. 久富财富私募股权基金销售业务的重点是打造阳光资产管理的首款产品.

天岩支票显示,首批建设阳光资产的股东包括基本建设投资指导基金,北京阳光盛华投资管理中心(普通合伙),北京民间投资宏盛投资管理中心(普通合伙)等. 阳光盛华(普通合伙)和中华网宏升(普通合伙)的股东是杜文光. 根据基金行业协会的信息,杜文光还曾是阳光资产一期工程的总经理. 他于2017年底在深圳边际投资有限公司短暂工作. 据天眼查,该公司的联系邮箱后缀@也是民创集团邮箱后缀.

根据中国基础知识协会的披露,首批建设阳光资产的两个基金于2017年备案: 建设第一阳光三号·海汇通合同私人投资基金,建设第一阳光三号·海汇通合同. 私人投资基金,资金流向也指向海汇通. 另一家首创的阳光春光祖英第一基金更直接地透露,首批阳光资产与民创有着深厚的合作关系. 互联网信息显示,募集资金计划用于武汉海汇通的银行承兑汇票交易业务. 年收益率10.5%.

另一个例子是,九福财富官方网站的私募股权基金销售部分显示了阳光窝峰创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首个建设项目. 投资对象为武汉沃登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天彦检查显示,武汉沃登峰的大股东是第一家建立阳光资产的公司. 换句话说,其商业模式涉嫌自负盈亏. 作为回应深圳配资论坛,《红色周刊》的一名记者试图通过电话或短信与九福集团高管严凯核实此事. 尽管他通过短信说自己“没有股权关系”,但并未直接解释“自负盈亏”的风险.

除上述持牌机构外,民创还与一些黄金交易所密切合作. 《红色周刊》记者获悉,民创及相关公司已通过深圳亚太租赁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简称“亚洲租赁权益”)发行了许多产品. 产品发布.

民创集团下属的麦克斯伯格有限公司的票据信息表的一部分,有许多大型的国有企业和知名的上市公司.

投资者质疑资金被用于股票交易

博辉创新和君正集团等上市公司

除了金融许可证,民创集团还与许多上市公司有股权或人事联系,这使得民创逾期未交的事实更加复杂.

珠海市南山灵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民创的资金流转体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聂旭东透露,根据从银行获得的资金流向的信息,今年以来,民创已多次向南山灵生资产分配资金,每笔资金都有千万元. “根据我们的统计,从2019年开始,从12月底到2020年4月中旬,共进行了82笔转账,总计约60亿笔资金. ”

行业信息显示,南山灵盛资产的法定代表人是董海峰,监事是梅英君. 根据基金协会的资料,董海峰曾于2016年之前担任君正国际投资(北京)公司的投资经理,君正国际主要股东乌海君正科技实业有限公司25%的股权由杜江涛(杜江涛)拥有. 是上市公司君正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另一确凿的信息是,《红色周刊》记者获得的《资本订单服务协议》盖章显示,2019年12月,委托南山灵盛资产与武汉市锦绣江南商贸有限公司共同出资120亿元第三方以资本运作,定向增发,市场价值管理等形式向博辉创新投资,而武汉锦绣江南商贸有限公司本身与民创公司有密切关系. 根据记者获得的另一条信息,在2019年12月上市的``景秀江南二期新乡一号''产品中,上市方为景秀江南,承销商为民创下的大同创展金融信息. 对于服务公司股票配资,担保人是武汉海汇通.

公共信息显示,君正厅,南山灵升资产公司和民创公司在许多业务上都有进步的迹象. 最典型的操作是Bohui Innovation(300318.SZ). 根据《博汇创新季报》,杜江涛,梅英军和胡家敏分别是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第四大股东和第七大股东,这种持股模式自2016年就已形成.

投资者质疑民创在二级市场的运营失败是赎回风险的重要原因. 例如,自2016年以来,Bohui Innovations的股价(以前已恢复)从13元跌至目前的5.4元,在此期间,最低跌至3.7元.

兴民智通涉嫌更改实际控制人“替代人”

两个真实控制者与人们创造之间的模糊关系

与民创密切相关的另一家上市公司是兴民智通. 根据一份季度报告,兴民智通的大股东是四川盛邦创恒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田延战表示,盛邦创恒的股东是武汉企业,例如其第二股东武汉楚华兴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有限公司,其股东为周志和黄阳. 周智还是兴民智通的董事,曾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鲜为人知的是,周智与人们的创造力经常互动. 在民创集团于2019年1月举行的“健康智能驱动未来”技术金融峰会和产金融发展论坛上,作为新民智通的实际控制人周智与董事长兼总经理高河南一起出席了会议. 此外,周智在2018年底之前是武汉创贵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股东,法定代表人,董事兼总经理,创贵信息公司也是民创集团的股东之一.

此外,2019年1月的《红色周刊》论坛记者获得的演示材料显示,周志以民创集团副董事长的身份参加了该论坛.

在2019年初在南京举行的论坛上,周智似乎以兴民智通的实际控制人和民创集团的副董事长身份参加了会议

兴民智通董秘宋晓刚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目前还不清楚周智是否在民闯.

上市公司公告显示,盛邦创恒于2018年11月以14亿元人民币转让王志成持有的1.74亿股,成为兴民志通的主要股东. 但是,在上市公司的股票价格继续下跌之后,这本书就浮了起来. 损失约30%.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兴民智通改变了实际控制人. 公告显示,2020年5月底,盛邦创恒与青岛创江环保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签署协议,四川盛邦将上市公司总股本的6.45%转让给青岛创强,并将上市后,公司20%的股份被委托给青岛创江拥有相应的表决权. 交易完成后,青岛创江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魏翔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

此举引起了交易所的关注. 在发出的询问函中,它要求对盛邦创恒和青岛创维环保是否形成一致行动关系以及为何更换实际控制人做出答复. 目前,兴民智通尚无法在有限的时间内进行披露,因此已申请延期以回应查询.

《红色周刊》记者注意到,青岛长江环保的主要股东是青岛楚威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后者的股东之一是青岛长江投资,青岛长江投资是武汉长江投资. 新疆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二级子公司. 此外,魏翔和周志还共同持有武汉长江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的股权. 换句话说,新民志通的新实际控制人魏翔与最初的实际控制人周智有一个交集. 不排除盛邦创恒与青岛创维环保共同行动的可能性,即后者可能持有青岛创维的股份.

在中国微电子公司的奇怪持股

《红色周刊》进一步调​​查发现,周志通过重庆信托的产品间接持有中卫公司(688012.SH)的600万股股票,市值达13亿元人民币. 资料显示,重庆信托今年发布了《渝信汇英第6号》信托计划,转让了盛邦创恒持有的6250万股兴民智通. 重庆信托表示,周智通过Orange Coast(Limited Partnership)持有634万股中国微电子有限公司的受限股份. 根据工商信息,中国微电子的一位股东确实确实有一个名为嘉兴橙海岸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基金,该基金持有634万股.

周智在工商业的公共信息中看不到. 橙色海岸(有限合伙)上海创意投资的股东之一,但韦翔的股东之一,看不到周智. 如果周智采用多个名义股东来持有中国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等上市公司的股票,则可能涉嫌违反《新pi规定》和《减股规定》等规定.

更奇怪的是,尽管渝信汇银6号的推荐和募资信息,重庆信托的员工王先生和姚先生告诉记者,重庆信托并未发行该产品. 那么上述材料中的具体信息从何而来?是最初计划发行但要约随后被取消吗?这是闽珠之谜的另一个谜.

因此,《红色周刊》的记者试图通过邮件,电话等方式对民创集团进行核实,但没有得到答复. 记者还联系了两名民创员工,但后者表示已离开. 民创集团久富财富执行副总裁严凯告诉记者,民创集团资产超过50亿元,逾期规模很小. 它对基金销售业务影响不大,其他具体情况还没有得到很好的理解.

本文由 亚创股票配资网 作者:股票配资 发表,其版权均为 亚创股票配资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亚创股票配资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